<listing id="fpnd1"><var id="fpnd1"><i id="fpnd1"></i></var></listing>
<listing id="fpnd1"><cite id="fpnd1"></cite></listing>
<thead id="fpnd1"><cite id="fpnd1"><dl id="fpnd1"></dl></cite></thead>
<listing id="fpnd1"></listing>
<listing id="fpnd1"></listing>
<progress id="fpnd1"><var id="fpnd1"></var></progress>
<progress id="fpnd1"><var id="fpnd1"></var></progress>

Archive for the ‘未分類’ Category

回到gk風投時,總裁特助nina已經抱著一堆的重要文案等在了總辦里。

“封總,您這是要去哪里散心度假呢?”

將文件放下之后,nina迎了上前,伺候著封行朗將羊絨外衣脫了下來,并垂掛好。

“去給河屯當階下囚!”

面對nina的詢問,封行朗直言不諱。沒有隱瞞,亦沒有遮遮掩掩的搪塞她。

nina著實一怔,整個人也隨之肅然了起來。

“封總,您這是開玩笑的呢?還是深思熟慮后的?”

nina跟了封行朗快十年時間了,相對來說,她要比其他人更加的了解自己的boss。

“就當是一句玩笑話來聽吧!”

封行朗詼諧著口吻,懶散的坐進了大班椅內,卻在靜頓了幾秒鐘后,又強打精神開始辦公。

這堆投資項目和投資方案,都是nina盡挑細選之后的。一個睿智的boss都是擅于用人的好手。

封行朗跟nina一直辦公到凌晨。他將近半年的投資項目都跟nina清理了一遍。

唯美映畫:尺度不是問題

“封總,您這是要長旅呢?還是短游呢?”

nina偎依了過來,用她那雙碩大的細軟貼在封行朗的后背上。

封行朗不可能感覺不到。但這樣的親昵,卻讓人提不起一絲的興趣;封行朗只覺得自己的后背上貼了兩塊肉。

想想nina跟自己一樣都擁有著那么一跟,封行朗對nina也就從不會帶上任何的情感。

其實他們只是單純得比白開水還要單純的主仆關系,或是老板與員工的關系。

“運氣好呢,就是短游;要是運氣不好呢,那就成長旅,或是永別了!”

封行朗冷幽默著口吻,不經意間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后背,微微蹙眉:

“硅膠這東西,也會長大的?”他問。并不帶匪氣。

“討厭!人家這是真材實料!”

nina嬌喃一聲后,開始給封行朗做著頭部的放松安摩。

放松后的封行朗,過了困乏倦意之后,便更加的求知心切。

“說雌雄同體……自己會不會讓自己懷孕呢?”

雖說葉時年扒這nina一回,封行朗也順帶的瞄了那么一眼兩眼,也沒覺得有什么特別不同之外。

“討厭!人家不來大姨媽的!”

nina在封行朗的后頸上加重力道重捏了一把,嬌滴滴的聲音,似乎能俘化男人的心。

可惜卻俘化不了封行朗。

這樣的身體,并不是nina想要的!既然攤上了,她也沒辦法回到她媽肚子里回爐重造。

nina十分的潔身自好,而且相當的要強;她的生活圈子很小,每天幾乎都圍繞著gk風投忙碌。

好在封行朗并沒有嫌棄她,而是任人唯賢的重用了她。這讓nina很感激。免于她淪落到要靠自己的身世吸人眼球去嫌錢養活自己的地步。

所以nina工作起來很賣力。gk風投除了封行朗,還有葉時年那個掛牌二把手,她才是真正實權在手的二號人物。

“nina,如果我回不來了,gk風投就……”

還沒等封行朗把話說完,nina便用手捂住了封行朗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我會等的!即便追下十八層地獄,我也只會替封行朗打工!”

知遇之恩無以為報,nina擁抱住了封行朗。久久的沒有開口說話。

他們的擁抱,是純友情的,不帶一絲的男女銫彩,男男銫彩。

******

翌日,封行朗開了個中層干部會議,交待了近半年來的部署,以及人是安排之后,他便離開了gk風投。

半個小時后,封行朗出現在了警察局。

對于像封行朗這樣的申城大鱷,至少簡大隊長這樣級別的人物才能伺候。

“封二少,是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

看到一臉肅然的封行朗,簡大隊陣陣的頭皮發麻。不但腿發軟,連嘴巴都跟著不好使了起來。

“我是來報案的!”

封行朗連客套的話都懶得說,竟然開門見山的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報案?歡迎歡迎……”

似乎這么說,覺得挺不妥貼的,簡大隊連忙開口道,“二爺,您打個電話,或是交待手下來一趟就成……哪用得著您親自勞駕呢?”

簡大隊已經是一頭的薄汗。他有預感:這封行朗親自來警察局,鐵定沒什么好事兒。除了發難,還是發難。

“河屯軟禁了我老婆和孩子!”

對于簡大隊迂回的客套,封行朗直接無視。

此言一出,簡大隊長的臉龐瞬間黯然并愁苦了起來:這封二爺怎么又唱這出???

“封二爺,您是知道的:這河屯手里握著您親兒子的合法收養證呢!還有封夫人,也是心甘情愿跟河屯住在同一個屋檐之下的……這……這實在是構不成軟禁一說啊?!?/p>

“再說了,上回我們不是已經去過了淺水灣嗎,封夫人她根本就沒有表現出任何要反抗河屯的意思……我們也挺為難的?!?/p>

簡大隊苦著一張臉說了一籮筐。這河屯和封行朗,他是誰都得罪不起。

得罪了封行朗,他也別指望在申城混飯吃了;可得罪了河屯,那是會上升到政治層面的。

“們這些吃皇糧的東西,就是這么為我們納稅人服務的?”

封行朗嗤之一聲。他早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封二爺,您消消氣……我覺得您還是先跟您夫人和公子好好的溝通溝通;要是她們能主動的控告河屯了,我們才能出師有名!不是么?”

即便是占理的簡大隊,也是一副低姿態的模樣。

這一說,著實說到了封行朗的疼處:因為他親眼看到自己的妻兒選擇了河屯!

莫過于此的哀傷!

所以,封行朗才會想出此招:去做河屯的階下囚!

他不相信女人對他無情,更不相信兒子對他無義。

“那我報警:封行朗被河屯軟禁了!這種可以了吧?給我備案吧!”

封行朗冷冽一聲。完沒有要跟簡大隊開玩笑的意思。

簡大隊面容僵硬了一下,苦笑道:“二爺,您這是要跟我開玩笑嗎?您好好的在我面前坐著呢?!?/p>

其實簡大隊沒好意思說:您這報假警,可是要吃官司的。

“今晚8點,我就會成為河屯的階下囚!到時候歡迎簡大隊這個人民的公仆能去淺水灣解救封某!”

封行朗緩緩站起身來,“十天后,我們見。我脾氣不好,千萬別讓我等太久!”

當跟著愛米亞清點剩余物資的人回到房間里的時候,他們看到的是靠墻坐著低頭陷入沉思的起司,以及其他表現不同,但無疑都情緒激動的眾人。年長的女巫將疑惑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女兒,她需要知道在這段時間里發生了什么。珂蘭蒂注意到母親的眼神,趕忙走過來將剛剛雨的來到和他口中震撼的消息說了一遍。

“你說什么?熔鐵城塌了?”女巫間的交談本就沒有保密的意思,再加上狼行者的聽覺敏銳,杰克很快就抓住了整個事件中最引人注意的信息。他有些夸張的叫到,隨即被蒙娜用手捂住了嘴,女戰士用眼睛看了一下法師,示意不要打攪后者思考??稍掚m如此,蒙娜自己的手也在輕微的顫抖著。熔鐵城,烈錘大公的城市,經歷過無數次游牧民沖擊,有著蒼獅第一鐵壁之稱的要塞,居然會落得如此下場!要知道,珂蘭蒂的話說的很清楚,熔鐵城并非是被攻陷了,而是整座城市向下坍塌變成了廢墟,這顯然不是鼠人能做到的事情。在場的所有人都只能想到一種東西可以達到這效果,魔法。

“這不是魔法造成的?!逼鹚就蝗婚_口道?!叭绻悄Хㄔ斐闪巳坭F城的坍塌,我想不出這世界上有誰可以調動這么龐大的魔力。這種事情恐怕就是我的老師來都不能在一朝一夕間完成?!?/p>

“也許施法者不是一個人?”珂蘭蒂質疑道。而法師只是搖了搖頭,“這不是靠數量累計就能完成的。況且不同施法者之間的魔力很難相互疊加,至少就我所知這個世界上沒有可以完美串聯三個以上施法者的方法。過于龐雜的魔力源只會帶來混亂?!?/p>

“也許,他們準備了很久?”杰克說道?!巴瑯硬豢赡?,雖然充足的準備可以降低施法的難度,但這不代表著準備本身沒有困難。像這種程度的法術,即使知道如何準備,也不必為材料發愁,光是操作就需要以年計算的周期,而且期間不可避免的會產生大量的魔力反應。如果熔鐵城里的家伙都是不懂魔法的人也就罷了,可烈錘大公本身就招募了相當多的施法者,他不可能對魔法一無所知。再加上近期我的一位同門也在那里,以他的本事,沒人能瞞過他搞出這么大的動靜?!逼鹚镜脑捠謭远?,在思考的過程中,他已經對這些可能性得出了結論。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什么人用非魔法的辦法弄塌了整座城市?”狼行者皺著眉頭說道,因為這個結論對于他們來說甚至比魔法還要夸張,龍脊山在上,要用怎樣的手段才能達到這樣的結果,難道那些鼠人連夜把熔鐵城的地基挖空了不成?杰克并沒有意識到自己這個看起來荒謬的想法其實已經非常接近真相了,不過真相,往往就是被人們草率的當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灰袍法師站了起來,他抖了抖長袍上的灰塵,說道,“我不知道熔鐵城是為什么而坍塌的,但是我知道弄塌它的人想要得到什么。幽邃之心,國王告訴過我們他年輕時的遭遇,顯然烈錘大公建立的壁壘讓它沒有辦法如預言中的那樣醒來?!?/p>

“這樣說來我們應該即刻趕往熔鐵城對嗎?不論我們要面對的敵人是誰,總不能讓他們把底下的那個東西喚醒吧?!甭逅_提起赫恩之手,沉聲說道。西格特告訴起司的事情他已經在閑聊時聽杰克說過了,身為王國伯爵的使命感讓他不能容忍一個古老而可怕的邪神在王國中蘇醒過來。

“沒錯,我現在就把米戈叫回來。有它幫忙我們明天日出之前就能到達熔鐵城!”起司說著,就要掏出喚龍笛。不過法師的手,卻被一個意料之外的人按住了。愛爾莎的另一只手搓著衣角,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開口,幾秒之后,她終于下定了決心,抬起頭看著起司說道?!暗纫幌隆悴挥X得這事太奇怪了嗎?”

“奇怪什么?”法師顯然沒有意識到老板娘話中的意思,他疑惑的看著對方。

“你不覺得,這場景太熟悉了嗎?”愛爾莎說道,然后看著起司仍然緊皺的眉頭趕緊繼續解釋,“我是說,從來王都,不,從更早以前開始。我們的行動軌跡就一直被這么控制著,你們去突襲藥劑師協會,鼠人就來攻城,惡魔就在城里肆虐。去拜訪國王,就突然察覺到他被附身。好不容易得到了一點線索,還不等我們吃一頓晚餐,食尸鬼就發起了叛亂?,F在叛亂結束,緊接著就得到了熔鐵城塌了的消息,這給我的感覺不對…”

“愛爾莎說的沒錯?!狈块T被打開,叼著煙斗的羅蘭帶著斯派洛走進屋里。老人的臉色很不好,看起來像是長時間沒有得到充足的休息,他猛吸了一口煙斗,從鼻子里噴出兩股煙氣?!皠e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雨在通知你們之前先找到的我,還是我告訴他你們在這里的?!苯忉屃藶槭裁醋约捍藭r會出現在這里之后,羅蘭習慣性的壓了壓帽檐,“回到剛才的話題,愛爾莎說的一點也沒錯。我分析了你們的經歷,得到的結果令我震驚。起司,你仔細想想你這一路上遇到的事情,那真的是你自己設定的計劃嗎?還是只是因勢利導的見招拆招?”

寫給的情書

“乍看起來,你的調查一直在深入,你正在一步步有條不紊的邁向真相???,真的是這樣嗎?我們來數數吧,薩隆領的毀滅與你無關,但為什么你恰好就碰到了薩隆家最后的遺孤葛洛瑞婭小姐?向她那樣的大小姐在沒有護衛的情況下是怎么一個人跑到龍脊山的?在甜水鎮你們救了鎮民還和希瑟女士匯合,這很好,可比起烈錘騎士團,如果你們能早一天到達溪谷城,王國騎士們也會成為你們的盟友不是嗎?為什么你們一接觸到清醒的鼠人,王國那邊就下達了誅殺令,嗯,當然現在我們知道藥劑師協會早已被怪物替換,甚至當時國王陛下都有可能受到了他體內的惡魔影響??赡切┘一?,為什么要掐算好在那個時間發難,是單純的巧合?還是它們故意想要讓希瑟女士的隊伍離開,讓你們,孤立無援?”

“等一下,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是說我所經歷的事情,都是安排好的?這不可能,再說我也成功制止了瘟疫的進一步傳播,我只是…”起司申辯著,他不愿意接受羅蘭的說法,這倒不是因為他害怕承認自己被人戲弄的愚蠢,而是害怕如果接受這個推論,那就要接受,鼠人瘟疫背后的那個人,掮客,有著自己完無法比擬的手段。

但羅蘭沒有停下來,老魔術師知道現實往往是殘酷的,而面對這殘酷的現實,逃避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澳阒皇敲看味悸艘徊綄??在濁流鎮的時候你沒能第一時間發現假藥劑師,在鐵堡的時候也沒察覺到瘟疫之種已經在城市中生根,在王都的時候,愛爾莎小姐剛剛已經說過了。雖然你都在事情發生之后做了補救,也緊緊的抓住每一個事件中的微小線索推導出了真相的一角,可那些線索,你怎么確定不是對方故意留給你的呢?承認吧,起司,你這一路上什么都沒能阻止,所有的事情,它們都按預計的那樣發生了?!?/p>

冷汗,在法師的臉上流淌著,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沒有辦法再支撐身體的重量,只得向后倒退幾步,依靠在墻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杰克這個時候卻坐不住了,他走到羅蘭的身邊,說道,“我覺得您說的太過了吧,哪有人真的可以算到這么多。而且我們遇到的每個人,不論敵人還是朋友,他們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完看不出是被人強迫的樣子,一定只是巧合而已?!?/p>

老人搖了搖頭,露出一個相當復雜的表情,他拿下煙斗,長嘆一聲?!扒珊??命運?或者只是單純的概率?沒錯,這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都可以這么解釋。人心叵測,世事難料,想要看透談何容易。不過,這世上確實是有存在能這么做的,這些存在中的一部分,我們把們叫做,神;另外一些,我們給了們不同的稱呼,那么起司,你現在能想到這個稱呼中的一個嗎?”

“掮客?!?/p>

羅蘭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一愣,他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苦笑著敲了敲煙斗?!霸瓉硎前?。那就不奇怪了,呵呵,那就不奇怪了。從不虧本的中間商,能卷入策劃的事件里,可真是榮幸?!?/p>

“我,應該怎么做?我該怎么做才能擺脫給我定下的命運?”起司失魂落魄的說道,被無形之物支配的恐懼已經讓這位法師幾乎放棄了獨立思考,作為施法者,探究真理者的尊嚴在此刻破碎的徹徹底底。

魔術師看著法師,“知道為什么我們把們叫神嗎?那就是說沒人能反抗。你其實已經是幸運的了,至少知道這一次是誰在和你開玩笑。至于該怎么做嘛……我的建議是,不去管他。因為做什么都是無用?!?/p>

在場所有人都被羅蘭的話搞糊涂了,珂蘭蒂開口說道,“什么叫不去管他?難道我們就這么按照對方設計好的路走下去就好了嗎?那我還寧可什么都不知道!”

老人沒有答話,因為這個問題他回答不了。雖然羅蘭因為某些經歷得知了很多他作為普通人不應該得知的事,可這并不意味著他為這些事情都找到了答案,那些耗費終生也難以看破的問題,他也只能選擇放到一邊,不去思考。

隨著魔術師的沉默,沒有人再開口,每個人都在想著自己做過的事,試圖從中找到被影響了的影子。良久,一個聲音打破了這沉寂,起司的聲音。

“我明白了。我知道該怎么做了?!?/p>

唐悠悠的話剛落下,臥室的門就被一只小手偷偷的推開了,探進來的是季小奈那顆小腦袋,一頭齊腰的長還沒有打理,身上還穿著一件粉色的迷你小睡衣,拖著一雙可愛的小兔子拖鞋,整個人看上去,粉粉糯糯的,簡直要把人給萌化了。

“爹地還在睡嗎?”小家伙一進來,就看到季梟寒躺在床上,她立即笑瞇瞇的跑到床邊,就要把兩只拖鞋甩開,爬到床上去跟爹地玩。

季梟寒和唐悠悠表情皆是一僵,其由是季梟寒,他現在可不能讓女兒爬進被子里去,那可丟臉丟大了。

唐悠悠也是幾乎在同一秒,跑過去把女兒一把抱了起來“小奈,這么早就起床了,媽咪先去給你把衣服穿好,再跟爹地玩好不好?正好,爹地今天中午放假不上班!”

“不要,我不要穿衣服啦,我就要跟爹地玩,爹地,我要騎馬馬!”小家伙非常頑固的想要從唐悠悠的懷里跳下去,因為,她可是難得抓到了爹地還在床上偷懶呢。

季梟寒俊臉一悚,唐悠悠已經用眼神示意他趕緊進浴室去。

季梟寒立即將被子往身上一卷,無比狼狽的跑進了浴室,聲音從里面飄了出來“小奈,等著,爹地洗個臉,刷個牙就出來!”

季小奈氣的都要哭了,她用一雙烏黑大眼睛瞪住唐悠悠“媽咪,你干嘛不讓我跟爹地玩呀,爹地是你一個人的了嗎?”

唐悠悠要被女兒這只一根筋的小東西給氣笑了。

“當然不是,爹地是我們所有人的!”唐悠悠輕笑著答。

“那你為什么不讓我跟爹地睡個覺???我還沒睡好呢!”小家伙眨著大眼睛問,之前還能跟爹地媽咪一塊兒睡呢,現在卻要她一個人擠在小床上睡,她真的好像跟爹地媽咪一塊兒睡哦!

“今天晚上就讓你過來睡!”唐悠悠知道女兒從小就習慣了跟她擠一張床,現在突然強行她一個人睡,她可能真的有些不太樂意了。

半丸子頭美女室內意境寫真

“那可說好啦,不要等我睡著了,又把我抱到我的小床上去!”之前就有這個例子,小家伙醒過來,怨氣可大了。

唐悠悠笑了一聲“不會的,你放心,媽咪答應的事情,一定做到?!?/p>

季梟寒出來的時候,身上多了睡袍,不過,他還是閃身進了衣帽間,不一會兒,他就換了一套衣服出來。

下身是修閑的西褲,上身是一件灰色的高領毛衣,非常居家,也非常的年輕帥氣,母女兩個看到他出來,都被他給迷住了。

“哇,爹地好帥哦!”小家伙有了審美觀之后,才現,爹地還是要比哥哥帥,哥哥現在越來越高冷了,爹地臉上卻是一片的溫柔,好溫暖,立即伸手求抱抱。

季梟寒朝唐悠悠微挑了一下眉,將那帥氣的模樣,硬是摻合進了一抹邪氣。

唐悠悠猛的驚醒過來,狠瞪他一眼,然后也進衣帽室去換衣服了。

季梟寒今天不上班,就是為了帶唐悠悠去看她的結婚鉆戒的。

兩個小家伙也閑著沒事,自然是要跟著一塊兒去揍熱鬧了。

一家四口,來到了高級的珠寶設計公司,在貴賓接待室內,唐悠悠母子三個,看到了那顆綻放著璀璨光芒的鉆戒,華麗的逞現在眼前。

唐悠悠微微啟唇,出一聲驚嘆。

季梟寒目光一直沒有離開她的表情,想看看她第一眼看到,會不會喜歡上。

當看見唐悠悠的眸底也綻放出光亮時,季梟寒就知道,這一次是討她喜歡了。

“為什么這顆鉆石這么小???”就在季梟寒和唐悠悠沉浸在這無以倫比的絕世鉆戒的時候,一道稚氣的聲音,將兩個人臉上的表情炸出一片空白。

季梟寒瞬間伸手撫額。

好吧,他的小公主還是覺的鉆石太小了。

可這已經是他能找到大小最適合的一顆鉆了,也真是不容易。

旁邊的設計師,也是一臉尷尬無比的表情,他覺的自己的設計舉世無雙,可此刻,他愣是羞紅了一張臉。

季梟寒為了顧及設計師的顏面,好心的讓他退場了。

“媽咪,這顆鉆又小又不閃光呢,爹地從哪里給你找來的?”小家伙年紀小,不懂的欣賞,她每天都有新玩具,而且,她玩具上面的那些水鉆個頭都非常的大,所以,她覺的,媽咪的鉆石肯定不會比她的小,可現在看來,真的小太多啦。

旁邊季小睿卻說了一句“真的跟假的能比嗎?”

“什么是真的假的?”季小奈眨著大眼睛,像個好奇寶寶。

唐悠悠只好耐著性子解釋道“小奈,鉆石大小不能代表什么的,你爹地的心意已經夠了,我覺的這鉆戒很好看,我也很喜歡?!?/p>

“媽咪喜歡就行,反正是送給媽咪的!”季小奈笑嘻嘻的說。

季梟寒伸手捏捏她的小臉蛋“等你長大了,找一個喜歡的人,也會送你這么漂亮的鉆戒的?!?/p>

“真的嗎?那我要哥哥送給我好不好?哥哥最帥啦!”季小奈立即把目光瞟向季小睿。

季小睿打了一個冷顫,趕緊嚴詞拒絕“笨蛋小奈,你可不能喜歡我,我是你哥哥!”

“我為什么不能喜歡哥哥?我就喜歡哥哥!就要你送我!”季小奈立即蠻不講理的說。

季小睿聳聳肩膀,表示無力。

“好吧,我送給你,送個比媽咪還小的給你!”季小睿壞壞的說。

“不要,要比媽咪的還大,大一倍!”季小奈立即神氣十足的說。

唐悠悠和季梟寒都不知道怎么救場了,有一個天真的女兒,真的每天都會被她給打敗,不過,這就是生活的樂趣,要是少了這么一個小活寶,那樂趣就會少很多了。

季梟寒雖然每天都被女兒搞的哭笑不得,但他還是非常感激唐悠悠把這么可愛的小公主送給了他,他會一輩子都寵愛她的。

“爹地,鉆戒在這里,那項鏈呢?是不是還要送媽咪項鏈哦?”小家伙立即又笑瞇瞇的問了起來。

季梟寒點頭“當然,項鏈也要送,一會兒,我們就去挑一款!”

因為項鏈并沒有戒指的意義重大,季梟寒也沒有特別的定制,但就算購買,也絕對送最好的給她。

。

唐悠悠的專注力都在手機上,忽略了旁邊那雙幽沉的眼睛。

季梟寒臉色又冷沉了幾分,看著女人那眼睛不眨的盯著手機,懷疑又在偷看陸軒辰的照片了。

陸軒辰真的是她的初戀嗎?

一想到這個問題,季梟寒就心情煩燥,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他竟然會有情敵。

但事實上,他的確有一個非常強勁的情敵出現了。

唐悠悠盯著手機的時候,她夾菜的動作都慢騰騰的,很快的,一塊肉掉在桌上了。

“媽咪,你在發什么呆呀,手機有那么好看嗎?你看看你的菜都掉桌上了?!碧菩∧瘟⒓创舐暤奶嵝褘屵?。

唐悠悠這才回過神來,趕緊把手機黑屏,專心吃飯了。

季梟寒程都是黑著臉色的,也只有面對女兒的時候,表情才會溫柔。

當天夜里,唐悠悠因為心情郁悶,很晚才睡。

第二天早上,她卻是起了一個早。

下了樓,唐悠悠有些抱歉的對元叔說道:“元叔,我今天要早點去公司,一會兒季先生起來后,麻煩你讓他幫小奈穿一下衣服?!?/p>

大長腿白襪子女生逆光拍攝唯美寫真

“唐小姐,你要不要吃了早餐再走啊?!痹尻P心的問道。

“不吃了!真的有急事?!碧朴朴普f完就往外跑去。

季梟寒睜開眼,看到兒子的一條小腿兒又踹到他下巴的位置了,俊臉一片無奈。

小家伙夜里睡覺真的太不老實了,有一次,竟然一條腿在床底下,一條腿在床上趴著睡了很久。

季梟寒立即就吩咐了元叔,把床兩邊的地毯換厚了,就怕哪天夜里,兒子直接滾下去,別磕著腦袋。

“小睿,起床了!”他伸手過去,對著那張小臉,就是彈了兩指。

唐小睿立即很不開心的嘟嚷了一聲,翻一個身,繼續睡。

“上學要遲到了!”季梟寒看著兒子懶惰的小模樣,不由的提醒他。

唐小睿聽到上學,這才不情不愿的爬著坐起來,但坐起來后,卻還是東倒西歪的,一副隨時要倒下去,繼續睡的樣子。

季梟寒直接把他抱起來,走進浴室,給他擠了牙膏,倒了水。

唐小睿很小就學會自己刷牙,此刻,他蹲在白玉臺上,一大一小,像很多外早晨一樣,開始同時刷牙。

季梟寒自己洗了臉,刮干凈胡子后,就拿了小手帕,給兒子抹小臉。

小家伙皮膚嫩的很,水靈靈的,擦重了一點,立即就有些脹紅,季梟寒在給他洗臉的時候,動作都是十分輕柔的。

“爹地,我要尿尿!”唐小睿洗了個臉,磕睡醒了。

季梟寒抱他下來,讓他自己去馬桶那里尿。

唐小睿一邊尿,一邊打著哈哈。

季梟寒看著這個小家伙,莫名的揚起嘴角,開心的笑了。

兩個孩子突然的闖進他的生活,他竟然很快的就適應了。

以前他也想過,如果自己有了孩子,那將會是多么糟糕的生活,肯定天天都過的像打仗似的。

但現在卻發現,小家伙被那個女人訓練的很好,由其是兒子,小小的人兒,生活能力很獨立。

“爹地,你別看著我,我快尿不出來啦?!碧菩☆R换仡^,發現爹地就在那里看著自己發呆,他一張小臉立即脹紅了起來。

季梟寒在他的小屁屁上打了一巴掌:“在爹地面前,害羞什么?你有的,爹地都有?!?/p>

“可爹地有的,我卻還沒有啊?!碧菩☆6读藘上潞?,一雙大眼睛眨巴著盯著他。

“我的什么,你沒有!”季梟寒沒好氣的笑起來。

“你有好多毛毛哦,都長到你肚子上去了,一大片,看著好難看啊?!碧菩☆R粡埿∧樁际窍訔?。

季梟寒俊臉一僵,隨后,他十分自負的說道:“這是成熟男人的象征,等你長大了,也會長毛的?!?/p>

“我才不要呢,好難看!肯定沒有女孩子會喜歡我了?!碧菩☆A⒓磽u頭,一副抗拒的表情。

季梟寒簡直要被這個小家伙給逗死了,他立即一臉認真的告訴他:“不會的,毛發旺盛,說明你身體健康,而且……并不是誰都能像爹地這樣健康結實的?!?/p>

“爹地,你可別讓媽咪看見了,媽咪肯定要嫌棄你?!碧菩☆s并不認同爹地的說法。

季梟寒卻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膀,自戀道:“如果讓她知道我的長度,她說不定會瘋狂喜歡我?!?/p>

“爹地,什么長度?”唐小睿覺的爹地說的話,跟自己不在一個頻道上。

季梟寒瞟了一眼旁邊的小不點,覺的自己跟他說什么,他都太小,不會明白的。

“等你再長大一些,你就會懂了?!奔緱n寒笑起來。

“爹地,你是說你的毛好長嗎?”唐小睿還有費力的想著爹地的話意。

季梟寒笑的快岔氣了,這個小家伙讓他一大早心情就很好。

“爹地,我穿衣服去了,你趕緊尿尿吧?!碧菩☆_€是沒辦法明白爹地的話,干脆的,他就不想了,跑出去穿他的小衣服。

季梟寒出來的時候,小家伙已經穿戴整齊,是學校統一的校服,像個貴族小少爺似的,格子色的小西裝,還有一條小領帶,頭發又照著他的風格往上梳理著。

“爹地,你趕緊穿衣服吧,我要下去吃早餐了?!毙〖一镆灿X的自己很帥似的,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小腦袋。

季梟寒動作也迅速的打開自己的衣柜,從里面挑了一套炭灰色的西裝,領帶,腕表,一一齊。

這是一間客房,沒有衣帽間,季梟寒每天的穿著,都由元叔打理,他突然有些懷念自己在山上別墅里那個巨大的衣帽間了。

季梟寒整理好自己穿著后,就牽著兒子的小手,往樓下走。

剛走到餐廳門口,元叔就走過來說道:“少爺,唐小姐一早就走了,說讓你幫小小姐穿衣服?!?/p>

季梟寒一聽,眉宇輕擰了一下,對唐小睿道:“先去吃早餐吧,我去把妹妹叫起來?!?/p>

唐小睿點點頭:“爹地,你會幫笨蛋小奈穿衣服嗎?她的衣服可麻煩了呢?!?/p>

“放心,沒有什么事情,是爹地搞不定的?!蹦橙藷o比自信的說完,就轉身上樓。

幫助葉二將修為提升到小圣巔峰之后,葉星辰用剩下的一尊妖魔小圣,將葉三的修為也提升到了小圣初期。

自此,葉一得到的六個妖魔小圣,都消耗完畢。

不過,葉星辰也因此得到了三個圣人層次的分身,其中葉一和葉二還都是小圣巔峰。

葉星辰顯得很滿意,但隨即又皺起眉頭,說道:“《九轉合一決》我只得到三分之一,只能凝聚出三具分身?!?/p>

葉一說道:“要不要我和葉二去找混亂大圣要來剩下的功法?”

“現在還不行,你們的實力加起來都不如我,目前還打不過混亂大圣,等我晉升到大圣境界再說?!比~星辰搖搖頭。

葉二和葉三是小圣巔峰,最多媲美大圣后期的戰力,根本無法對混亂大圣造成威脅。

要知道,混亂大圣的九個分身都非常強大,沒有混沌神火領域幫助,只靠虛幻世界,葉一和葉二根本不是混亂大圣的對手。

不過,葉星辰現在也不急,等五百年后,他晉升為大圣,到時候隨便葉一葉二出手,就能隨意揉捏混亂大圣了。

暫時先放那混亂大圣一馬。

“阿欠!”

混亂之地,混亂大圣不由得打了個噴嚏,心中嘀咕道:“又有哪個混蛋在惦記自己?等老子成古圣了,讓你們好看!”

夏日頭戴小花的清新少女撐傘漫步

混亂大圣更加努力煉化那尊妖魔古圣。

可惜,沒有混沌神火的他,煉化起來的速度比葉星辰慢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古圣級別的妖魔也不是那么容易煉化了。

混亂大圣只能用無盡的歲月去煉化。

……

十年后,又是百年一次補天教招收弟子的日子。

這一次,來補天教拜師學藝的人,明顯比往屆多了許多。

葉一站在高處,看著下面黑壓壓的一大片人,不由得笑著說道:“人真多,看來我們補天教越來越興盛了?!?/p>

“廢話,自從你在圣宴上越級打敗丁向文后,我們補天教已經晉級為圣地了,自然更加吸引人?!备翟沧斓?。

如今,傅元奎、夢麟、瀟灑他們都已經晉升為小天王,成為補天教的長老。

葉星辰、無毛雞、小五、虛空雷神這些圣人平常是不管事的,真正管理補天教的還是傅元奎這些長老們。

而孫無為和公孫成武則要管理整個天空之城,他們更忙。

“圣地的吸引力還是很大的!”

旁邊,夢麟笑著說道:“以前你沒有成圣,我們補天教沒有圣人坐鎮,哪怕你名氣再大,能夠吸引來的人業有限。但現在就不一樣了,有一尊強大的圣人坐鎮,誰不愿意來?要知道,在混沌大陸,除了五大神國和四大神教之外,便是我們圣地最強了?!?/p>

葉一看向夢麟,笑著問道:“瀟灑那家伙呢?”

“你還不知道他嗎?當然去找墓地去了,這家伙來到混沌大陸的第一天就在惦記這事情,以前他是沒有實力出去尋找,現在晉升到了小天王境界,他立刻就跑了?!眽赭肟嘈Φ?。

葉一聞言翻了翻白眼,算了,不管那家伙,反正他一個小人物,只要小心點,還是很安的。

在混沌大陸,小天王還算是一個強者,只要不招惹一些厲害的人,基本上可以自保了。

“倒是你,怎么今天有空來這里?”夢麟問道。

要知道,平常是看不到葉星辰人的。

葉一聞言笑道:“之前太忙了,現在有空就過來看看,順便看看有沒有什么好苗子?!?/p>

他現在就等十七皇子的任務開始,暫時沒事去,就過來看看。

反正他是分身,又不能自己修煉,閑著也是閑著。

“混沌大陸這么大,好苗子還是有不少的,之前招收的弟子當中,就已經有好幾個晉升為小天王了,實力都超過我們這些長老了,想想都覺得汗顏無比?!眽赭敫袊@道。

葉一對此非常理解,夢麟他們的天賦不是很強,之所以能夠成為小天王,那都是靠龐大修煉資源硬生生堆上來的。

讓他們自己修煉到小天王境界,不知道得猴年馬月。

反觀混沌大陸的人,有很多是天王的后代,天生起點就比夢麟他們高許多,天賦自然也強很多。

“來拜師學藝的人雖然有很多,但是你小子布置的心靈陣法實在太恐怖了,基本上一大半的人都被刷掉了?!?/p>

這時,傅元奎看著下面一臉苦笑道。

葉一和夢麟也朝著下方看去。

只見下方的一座大陣之中,走出了一個個垂頭喪氣的人,他們臉上都帶著頹廢之色,顯然是考核失敗了。

補天教的考核其實并不是很嚴格,至少跟其他圣地比起來遜色很多。

但是補天教有一個變態的規矩,那就是想要拜入補天教,就得先過心靈陣法。

也就是下面那座大陣,那是葉星辰親手布置的陣法,結合他那龐大的心靈力量,所布置的心靈陣法。

這座陣法考驗的是人的心靈,堪稱變態,每次來拜師的人,大多是被這座陣法給淘汰掉的。

但凡通過這座陣法的人,基本上后面的考核就穩了。

葉一望著下面一個個考核失敗離開的人,冷哼道:“當初布置這座陣法,為的便是刷掉各大勢力的奸細,以及一些心懷不軌的人。這些人,哪怕天賦再強,我們補天教也不需要?!?/p>

“不錯,這些人收下了,以后只會成為白眼狼,甚至是背叛我們補天教,出賣我們補天教的利益,的確不能收?!眽赭胍舱f道。

傅元奎嘆道:“我也知道這是對的,只是這樣一來,我們補天教的弟子數量就非常少,別說跟其他圣地比了,就算那些弱一些的門派弟子數量也比我們多?!?/p>

葉一擺手道:“弟子在精不在多,只要能出幾個圣人,我們補天教就穩了……咦!”

忽然,葉一看著下面的心靈陣法,不由得驚訝地瞪大眼睛。

旁邊的傅元奎和夢麟還是第一次看到葉一失態,不由得好奇道:“怎么啦?你發現了什么?”

葉一看著下面的心靈陣法,眼神奇特,臉色古怪,咂嘴道:“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堂堂補天教的祖師爺,居然來補天教拜師學藝,我今天若不是不過來一趟,你們恐怕都沒有發現?!?/p>

“言深,這里沒有臥室??!”賀梓凝四處打量,好像就只有一個客廳和一個書房。

“剛剛是誰叫我哥哥的?”霍言深瞇了瞇眼睛,抱著賀梓凝去了書房。

“我叫的是哥哥又不是老公?!辟R梓凝撅噘嘴,叫個哥哥也能著火,真的是無需點火就能自燃么?

霍言深將賀梓凝放在書桌上,脫下羽絨服墊著:“寶寶,你叫了我多少聲哥哥?”

賀梓凝心尖兒一顫,不是吧,叫了多少聲就要來多少次?她腿軟……

“12聲?!被粞陨钬W曰卮?。

賀梓凝縮了縮身子:“言深,今天是除夕,一會兒晚餐我要是走不動,爸媽會笑我們的?!?/p>

“晚了?!被粞陨盥柭柤纾骸皠倓偨形业臅r候,就沒想過后果?寶寶,我看你是覺得昨晚上沒被喂飽,所以剛剛從看到這間屋起,就開始暗示我?!?/p>

他說著,手已經環住她的腰,湊近她的脖頸:“所以哥哥來滿足你了,一會兒如果走不動,哥哥再背你回去?!?/p>

賀梓凝:“……”

他的手滑入她衣服里的時候,她突然想,反正今天都在劫難逃了,不如,她主動些,說不定他一次性吃飽,不用吃好幾次,這樣她還能保住腿。

于是,賀梓凝深吸一口氣,心一橫,伸臂勾住霍言深的脖頸,她用力將他一拉,讓他埋在自己胸口。

氣質美女戶外清新寫真 一襲白衣宛如仙子

她吐氣如蘭,在他的耳垂上舔了一下,聲音帶著魅惑:“哥哥,我就是暗示你了,你別點穿嘛,人家女孩子很害羞的!”

霍言深鼻子一熱。

賀梓凝又推開他些許,伸手,去解霍言深的襯衣扣子。

他胸口起伏,任由著她柔.軟的手在他胸膛處打圈,只覺得自己的胸腔快要炸開。

衣扣一顆顆解開,故意只留了一顆中間的。

賀梓凝的小手探進去,摸上霍言深的胸肌,唇湊到他的唇.瓣前兩厘米:“言深哥哥,你的身材真棒,我好喜歡!”

霍言深吸了吸鼻子,只覺得好像有些腥味兒。

賀梓凝的手一路往下滑,落到他的皮帶扣上,輕輕一按,開了。

清脆的聲音下,賀梓凝清晰地看到,霍言深的下面,某物跟著彈了一下。

她鼓起勇氣繼續,手從松開的皮帶往里滑。

霍言深快要瘋掉,覺得自己快控制不住,可是,又好像被賀梓凝施了定身術,竟然有些動不了。

她柔.軟的手,碰了碰他的堅.硬隨即收回,然后抬起頭來,沖他嫣然一笑。

啪嗒!

賀梓凝白皙的手臂上,落下了一滴鮮紅。

霍言深:“……”

賀梓凝:“……”

她伸手去擦他的鼻子,然后將整個身子貼上他的胸膛,輕輕蹭了蹭,唇.瓣掃過他的脖頸,清晰地看到了他瞬間的戰栗。

她笑:“言深哥哥,你好性.感?!?/p>

啪嗒。

又一滴鮮紅落在了賀梓凝的肩膀上。

她伸手擦掉,抬眼看他,湊過去,親.吻他的唇。

他的唇.瓣緊抿,她撬不開他的牙關,于是,咬了一口他的唇.瓣。

開了,她探進去,嘗到了腥甜的味道。

怪不得……

她擔心他再流鼻血,抽離他的身體,正猶豫著繼續還是什么,就看到面前落下一道陰影。

接著,唇狠狠被攥住,他扣緊她的身體,三兩下,已然將她剝了個光。

糟了,好像點火過頭了……

賀梓凝想,看來一會兒真得他背她回主宅了。

空氣在唇齒間湮滅,他將她按入胸口,他另一只空出來的手捉住她剛剛點火的手,按在了他堅.硬碩大的欲.望上。

她被那樣的溫度嚇了一條,可是,他卻不給她投降的機會。

她被吻得七葷八素,身子無力地軟在他的懷里,他終于找回了主動權,不流鼻血了,只一路攻城略池。

他進去的時候,書桌狠狠晃了晃,賀梓凝連忙抱緊霍言深:“這個桌子太小了,好像還有點舊了?!?/p>

“我小時候用過的,有二十幾年了?!彼劬o她的腰,撞擊著:“寶寶,就算它散架,你今天也逃不了了?!?/p>

然后,正在激烈的時候,賀梓凝聽到下面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下一秒,書桌果然塌了。

還好霍言深即使抱起了賀梓凝,她才沒摔下去。

“換個地方?!被粞陨畹ǖ乇еD身,還嵌在賀梓凝的身體里沒出來。

可是,原本客廳里還有個沙發的,因為時間久了,舊沙發運走了,新的還沒來。

霍言深氣息不穩,抓了一件羽絨服放在地毯上,又壓了下來。

“地板不會塌吧?”賀梓凝看著他跳動著火焰的眼睛。

“那、就、試、試?!被粞陨钜蛔忠痪涞?。

說著,他開始沖撞起來。

賀梓凝:“呀,言深求放過!”

“老公求放過!”

“哥哥求放過!”

他堵住她的嘴:“現在叫什么都沒用!”

……

結束的時候,賀梓凝躺在地上,動都懶得動。

衣服是霍言深給她穿的、頭發是霍言深幫她整理的,就連起身也是霍言深抱她起來的。

“寶寶,看來以后還得拉你天天早起鍛煉?!被粞陨畋е鰜?,走到門口,見外面的雪已經鋪滿了整個花園,松松軟軟的,好像奶油蛋糕。

“幾點了?”賀梓凝見雪都這么厚了,不由感嘆,這男人折騰那么久不累嗎?

“估計過會兒該準備吃飯了?!被粞陨畋е鰜恚骸皩殞?,冷不冷?”

“還好,不冷?!辟R梓凝道:“言深,你背我過去吧,我在背上給你打傘?!?/p>

他于是放下她,她從房間門口拿了傘,趴到他的背上,撐開。

手指伸出傘面,晶瑩的雪花落在指尖,很快化了。二人穿過當年霍言深和霍言戈建造的微型城市,走在霍家后院的草地上。

雪地里,留下霍言深落下的一道道印記。

快要到主宅了,賀梓凝見孩子們在外面打雪仗,就連霍戰毅都出來和賀耀宏一起看雪聊天了。

賀梓凝知道霍言深現在奈何不了她了,于是,又湊到霍言深耳邊,低低地叫他:“言深哥哥?!?/p>

霍言深:“腿有力氣了?”

賀梓凝笑。

“晚上好好懲罰你!”他假裝惡狠狠地道。

“放我下來吧,要不然他們看到就不好了?!辟R梓凝道。

“不放?!被粞陨钫f著,摟緊她,還加快了步伐。

“爸、爸!”他招呼。

賀梓凝在他背上硬著頭皮:“爸、爸?!?/p>

“梓凝是不是摔倒了?”霍戰毅問:“如果摔倒了看看有沒有傷,叫家庭醫生?!?/p>

“爸,我沒事?!辟R梓凝連忙搖頭:“只是地有點滑?!?/p>

“言深這孩子真體貼?!辟R耀宏滿眼都是欣慰:“我們家梓凝嫁給言深享福了?!?/p>

霍戰毅拍拍老友的肩:“也是言深這小子的福氣!他從小就挑,要是沒遇見梓凝,沒準還打著光棍!”

賀梓凝不由笑,霍言深則是很自然地點頭:“爸,你真了解我!”

當晚,大家一起聚在一起吃了團圓飯。夜燃還難得一直睜著眼睛,讓爺爺奶奶抱。

爺爺奶奶現在年紀很大了,接過去抱了幾分鐘,小孩子一動,就不敢抱了,連忙還給霍靜染。

霍靜染接過去,小家伙似乎聞到了奶味,吧嗒著小.嘴就要吃。

霍靜染笑,連忙抱他去屋里喂。

外面,大家聊著天,小孩子們鬧著要去放炮,每個人的臉上都揚著笑意。

直到老爺子霍允南困惑地道:“言戈呢?之前說那個工程很急,現在都過了幾個月了,連除夕都不回來?”

王淑云也點頭:“是啊,我想我的孫兒了!”

霍戰毅正要說話,霍言深就開了口:“爺爺奶奶,那邊工程因為和政府那邊簽了合約,必須在限定時間完成,所以言戈現在實在抽不開身。這個都怪我,我應該過去頂一頂的,又擔心老婆孩子,所以就辛苦他了!”

老爺子老太太從來都不舍得說霍言深半句的,所以,霍言深將責任都攬了下來,兩人只好說了句:“言深,也不怪你,不過回頭有空還是幫言戈分擔一下吧,爭取讓他早點回來!”

“好,爺爺奶奶,我會的?!被粞陨铧c頭。

這時,霍宸晞從外面跑進來,來到霍允南二人面前:“太爺爺、太奶奶,新年快樂!我們出去放煙花吧!”

霍言深連忙拉住兒子:“晞晞,你太爺爺太奶奶年紀大了,外面太冷……”

“沒事的、沒事的,我們陪孩子出去看看!”兩人在傭人的攙扶下,一起往外走去。

而就在這時,霍言深的手機響了,見到是沈南楓,于是,他走到安靜的地方接聽。

“霍總,找到二少爺了!”沈南楓的聲音帶著激動。

霍言深渾身一震:“什么意思?!他在哪里,怎么樣了?”

“二少爺沒事,之前受的傷剛好不久,不過……”沈南楓欲言又止,轉換了話題:“還找到了白小姐,原來當時是他救了二少爺?!?/p>

霍言深道:“他們在哪里?我馬上過去!”

“霍總,我這就把他們的位置發給您,因為有些偏僻,所以我已經派人保護他們了?!鄙蚰蠗鞯溃骸澳堑饶搅酥?,再接他們回寧城?”

“好,見面再說!你準備安排飛機!”霍言深掛了電話,快步走向賀梓凝,壓低聲音:“寶寶,準備收拾行李,和我一起去接言戈回來!”

*作者的話:

先給大家吃個定心丸,言戈他們的故事,后面會慢慢倒敘哈

季梟寒快步的上了樓,推開了臥室的門,里面光線昏暗,寬敞的大床上,一個小小的身子還正香甜的睡著。

小家伙抱著一床小被子,一頭烏黑的長鋪在雪白的床單上,看著就像個安靜的小精靈似的。

季梟寒站在床邊,看著女兒可愛的睡顏,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吵醒她。

于是,他干脆的就彎腰下去,撐在床上,薄唇去親親小家伙的臉蛋。

一邊親一邊溫柔的開口“小奈,醒醒,快起床了!”

“走開……爹地,討厭!”唐小奈已經知道是誰在親她了,她立即就揮動著小手,要把爹地的唇推開。

季梟寒看著女兒那軟軟糯糯的聲音,真不忍心再吵她了,可是,如果不把她叫起來,只怕上學要遲到了。

“小奈,你趕緊睜開眼睛看看爹地,一會兒爹地要給你吃冰激凌哦?!奔緱n寒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搬出了小家伙的最愛。

“冰激凌?”惺忪的大眼睛猛的睜開,小吃貨果然只對自己的最愛感興趣。

小身子骨碌碌的就爬了起來,坐在床上搖晃著,一雙大眼睛還在閉著,輕盈的一頭長,跟著搖擺,更像個小精靈似的了。

季梟寒見成功把女兒給叫醒了,他立即轉身,要去給女兒找衣服。

可是,當他打開衣柜,現里面是小女孩穿的衣服裙子,眼花繚亂,他整個大腦有些蒙掉。

清純甜美的學生裝少女

“呃,小奈,你喜歡穿哪件衣服?告訴爹地,爹地幫你穿?!奔緱n寒犯起了選擇困難癥,決定聽聽女兒的建意。

“爹地,我要尿尿!”小家伙現在還沒睡醒呢,睜開眼睛看了看,然后開口。

季梟寒立即快步走過來“走,爹地抱你進去?!?/p>

唐小奈趴在爹地的肩膀處,又睡了幾秒。

“快,坐到馬桶上去?!奔緱n寒一身西裝革履,正在做奶媽的事情,真的有損他高貴的形象。

幸好沒有人把這一幕給錄下來,不然,他高冷的形象就要崩塌了。

“不要,要爹地抱著尿尿?!毙〖一镩_始耍小脾氣了。

季梟寒看著這個小懶蟲,真的無可奈何,只好什么都依著她。

唐小奈靠在爹地的懷里,又繼續睡。

季梟寒真的沒見過比女兒還懶的人了,她這小模樣,萌萌的,可愛的讓人心都要化掉。

“爹地,媽咪呢?”小家伙這才后知后覺的現,今天不是媽咪叫她起床的。

季梟寒把小家伙抱回了房間的床上,溫柔的說道“你媽咪去上班了,她今天有急事?!?/p>

“哦!”小家伙有些小失落。

“好了,爹地帶你去刷牙!”季梟寒突然現,侍候這個小家伙,比工作好像還更令他焦頭爛額。

“爹地幫我刷!”唐小奈立即可憐兮兮的望著他。

“我…好吧!”季梟寒把女兒先抱到大理石上坐著,然后拿了她的小牙刷,擠了牙膏。

唐小奈就把小嘴巴張的大大的,剩下的工作,就交給爹地來做了。

季梟寒面對著她那張小嘴巴,突然無語極了,他不由的把西裝外套給脫下,又把腕表摘了,把袖子挽起來,一副要打仗似的,再次進了浴室。

“爹地,你快點,我要遲到啦?”唐小奈覺的爹地好麻煩哦,幫她刷個牙,還要脫衣服,一點行動力都沒有。

季梟寒趕緊跑過去,拿著小牙刷,又輕又柔的幫她的小嘴巴刷洗干凈。

唐小奈小嘴巴咕嚕咕嚕,把刷牙水吐了一半后,又咕嘟一聲,吞下去一半了,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立即睜大望著爹地“爹地,我喝下去了,會不會肚子疼?!?/p>

季梟寒也沒想到幫小家伙刷牙是這么費力的事情,他只好摸摸女兒的小腦袋“別擔心,不會的,你只吞下去一小口?!?/p>

“爹地,老師說,今天我們有跳舞的活動,讓我一定要穿我的裙子去?!碧菩∧温v騰的走到床邊,小手指了指一套非??蓯鄣姆凵魅?。

季梟寒一看到那裙子,就覺的遇到麻煩了。

“行,我們穿!”季梟寒拿了裙子就要往女兒的小身子上套。

“爹地,我還穿著睡衣呢?!毙〖一镟狡鹦∽彀?。

季梟寒這才去衣柜里找了個白色的打底衣給她穿上,又套上那條裙子。

“爹地,這里的拉鏈沒拉開啦,我腦袋出不來?!毙〖一锎蠼辛似饋?。

季梟寒這才現,衣服的后面有拉鏈,難怪一直都穿不進去呢。

季梟寒趕緊把拉鏈拉了下去,穿好裙子后,女兒的一頭亂,非常影響他的手。

“哎烏,爹地,你扯到我的頭啦,好疼!”唐小奈立即皺起了小眉頭。

“抱歉,爹地會更小心點的?!?/p>

“爹地,我不要穿這個白色的襪子,有那個,長的,可以到膝蓋?!?/p>

“爹地,有那雙有小花的鞋子,不要這個有小貓的?!?/p>

“爹地,我的蝴蝶結還沒扎呢……”

等到季梟寒把女兒所有的要求都做完了之后,他出了一身的熱汗,小家伙要求還真不少。

非她喜歡的不穿。

“爹地,你會給我扎頭嗎?我要扎兩個小蜈蚣,還要帶那個小花花?!毙〖一镎驹阽R子面前,很自戀的轉了兩圈,最后現自己的頭還亂亂的,立即仰起頭,對著爹地笑起來。

“什么是小蜈蚣?”季梟寒已經懵掉。

唐小奈立即指了指旁邊一張自己的照片“就是像這樣的?!?/p>

季梟寒徹底呆掉,他覺對不可能幫女兒扎出那么復雜的型。

“小奈,爹地覺的你不扎頭,會更漂亮的,真的,爹地幫你梳理一下?!?/p>

“不要,小奈就要扎頭,爹地幫小奈扎起來好不好?!毙〖一锟刹粯芬饬?。

季梟寒只好償試性的把女兒的頭扎了一個馬尾,松松跨跨的。

小家伙頭非常的柔順,季梟寒剛扎好,她甩甩頭,兩頰邊的就部松散下來了。

看著像個小瘋子的女兒,季梟寒一個頭,兩個大。

“爹地,我好難看呀?”一大一小,瞪著眼睛。

季梟寒實在沒辦法了,只好蹲下來,安撫女兒“乖,到學校,讓老師幫你扎好不好?我們先下樓去吃早餐?!?/p>

“我的早餐是不是都是冰激凌?”小家伙一張小臉,是開心和興奮。

季梟寒“……”

如果讓那個女人知道他早餐讓女兒吃冰激凌,會不會又臭罵他一頓。

。

云帆大學開幕式第一天。

國內各級教育部門領導親臨,天海市高官親自站臺,上百位世界著名的專家、學者接受聘書。

而且身為校長的蘇云帆還當場宣布了一系列福利制度,讓所有人聽得眼睛都紅了。

不限年齡和學歷,只要你有符合云帆大學要求的能力就可以來入學。

入學之后不光學費全免,而且承擔一切生活費用。

甚至在畢業之后,可以得到蘇氏集團十年的勞務合同!

這如同一塊巨石,丟進了教育界的池塘當中。

一石激起千層浪!

國民沸騰了!

高考此時剛剛結束一個月左右,許多畢業生嗷嗷叫著要來念云帆大學。

許多在社會上打拼了許久,認為自己懷才不遇的社畜也遞上請假申請單,要來天海市參加入學考試。

工地上搬磚的民工,送外賣的小哥,發廊的托尼老師……

制服美女性感寫真

各行各業的人都把這次入學考試當做一次人生重大的轉折點,紛紛買上一張車票趕往天海市。

這可把天海市高官關令侃給樂壞了。

因為隨著大量人口的流入,將會極大的帶動天海市旅游業的發展。

“我們要將七月份這個云帆大學的招生季,打造成具有天海市特色的旅游旺季!”

關令侃在相關會議上指示道。

旅游部門的負責人拿著一張報表,欣喜的說道:“根據目前提交過來的數據看,十天內入境人數就已經達到了往年整月入境人數的兩倍!考慮到他們在天海市的消費,將會大大提升我們的財政收入!”

關令侃的嘴角洋溢著散不去的笑容。

他覺得自己把那塊地批給蘇云帆,是自己這一輩子做過的最劃算的買賣。

“這段時間外來人口增多,注意一下維持好治安。另外,我會和蘇云帆再商量一下,延長考試出成績的時間?!?/p>

他一副老狐貍的笑容。

手底下的各級干部聽到關令侃的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只要能夠讓這些報名考試的人多留一天,那本市旅游行業的營收就能多出起碼1個百分點!”

那些來報名參加考試的人,只要在這里待著,就得消費。

最起碼的,得有衣食住行方面的花費。

而大多數人出一趟遠門,而且是來到全國經濟最發達的天海市,難免會想要在這里好好逛一逛。

現在又是七月份,畢業生的黃金月。那些高考結束的學生口袋里叮叮當當裝著父母給的錢,滿世界找地方花呢!

他們要想辦法,把這些錢都留下來。

于是散會之后,關令侃立刻撥通了蘇云帆的電話,跟他商量這件事。

“小蘇啊,我希望你們的考試時長能夠延伸一下。你知道,七月份和八月份是暑假的黃金月,對天海市的旅游業影響很大!”

聽到關令侃這么說,蘇云帆立刻笑了。

“關叔叔,這一點我替您考慮到了。云帆大學的錄取過程本來就得經過兩次考試。而且照目前來看,光是初試都得花上十來天才能完成。再加上復試的時間,起碼有一個月的周期。您看這樣夠了嗎?”

與人方便自己方便,關令侃在建校的事情上全力支持他,那蘇云帆自然也會投桃報李。

而且根據他的估算,報考云帆大學的人數,恐怕比整個天海市的考生還有多出好幾倍。

這需要漫長的時間周期去處理,如果時間太短,他還擔心篩選不夠嚴格呢!

“不過由于人數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在治安方面,還得麻煩您幫個忙?!?/p>

蘇云帆笑道。

關令侃豪氣的說道:“這個好辦,就按照高考時候的規格來。我會安排治安廳的人和你對接這件事?!?/p>

蘇云帆笑道:“那就麻煩關叔叔了!”

官網上的報名申請已經超過千萬,到時候實際會來參加考試的人數,初步估計也得有一兩百萬人。

這么多考生匯聚在天海市,自然得官方出面幫忙維系治安。

和關令侃通話完畢后,林芷柔手中拎著筆記本走了過來。

“云帆,官網的報名人數已經達到了三千萬!這個數量還在持續增加。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我們恐怕根本無法安排足夠多的考場!”

林芷柔一臉擔憂的說道。

她知道云帆大學會在全國引發轟動,肯定會有無數高中畢業生參加報名。

但是她沒想到的是,比起那些畢業生,已經踏入社會的人士才是最熱情的。

高中生對于未來還是懵懂無知的,面對云帆大學這種新興的事物,心中還有些迷茫和畏懼。

但是已經遭受社會打擊的成年人,深知這是一次改變自己命運的絕佳機會!

只要能夠入學,就等于是超越了全國九成九的人,一舉踏入中產階層甚至富人階層!

因此,報名人數也超過了原本的預期。

蘇云帆聽到這個消息,沒有露出任何擔憂的神色,反而是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是好事情??!報名的人越多,就說明我們的影響力越大?!?/p>

畢竟五百億的投資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芷柔微微蹙眉:“可是,我們要怎么解決這三千多萬考生的問題呢?”

到時候別說考試了,連考場都安排不下!

要知道,每年的高考學生也不過六百多萬罷了。

這可是全國考生的五倍數量,全都放在天海市根本容納不下。

葉塵從面前的紅木茶桌上端起一杯茶,緩緩喝了一口。

“三千萬人報名,可是又有幾個人真的會來呢?”

他稍微思慮了一番,對林芷柔笑道:“這樣,報名條件上加一條。需要提前繳納考試費用500元!這樣一來,相信會有一大部分人打退堂鼓?!?/p>

報名增添了500元成本,那許多人就會考慮自己的錢花得值不值。畢竟報名的人太多,而錄取名額卻是有限的。

一些對自己不是那么自信的人就會被這盆冷水澆下來,從而放棄來天還是考試的念頭。

林芷柔拿筆記好,卻提出了另外的問題:“這么做的話會不會被認為是趁機斂財呢?”

每個人收取500元報名費,如果有上千萬的人前來參加,那就是50億的進賬??!

老爺子在孫女的眼中看到了非去不可四個大字,他忍不住撫額嘆氣:“暖暖,是料定了爺爺一定會答應的,所以才來找我是不是?”

“爺爺,如果不是知道是真心寵我的,我哪敢來找啊?!绷枧铺闉樾?,有一種很好的預感,爺爺一定會答應她的。

“如果真的考慮清楚了,并且做下決定了,那行,去跟爸媽提這事,如果他們答應讓去鍛練,我可以幫安排到慕唯丞的身邊去?!崩蠣斪右彩遣偎榱诵牡?,孫女竟然暗別人,真丟臉,慕家的男人哪兒好了?

“真的?”凌暖暖一雙眸子睜大,滿是歡喜。

“我只答應送過去,可不幫追求人家啊?!崩蠣斪雍懿婚_心的說道。

凌暖暖在心里笑的開心得意,她其實還是沒有說實話的,只說她喜歡慕唯丞,卻沒有說慕唯丞也喜歡她,爺爺這個擔憂,完是多余的了。

“放心吧,這個我自己能搞定的,只要爺爺把我安排到他身邊去就行?!绷枧挥X的心底有一朵花在盛開,再沒有比此刻更令她開心的事了。

“女大不中留,也留不住,既然那么喜歡人家,就去吧,慕唯丞這個人,我是聽說過他的,人品不錯,能力卓越,如果能夠讓他喜歡,并且能夠開花結果,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了解了凌慕兩家的恩怨?!崩蠣斪訃@了口氣,只是心疼孫女,萬一慕唯丞不喜歡她,那她得承受多大的打擊啊。

“爺爺,真的覺的慕唯丞人不錯嗎?那說,他會不會因為他大伯的事情,對我們凌家的人產生意見???”凌暖暖好奇的問道。

老爺子皺了皺眉頭:“如果他對凌家有意見,那們注定是沒有緣份的,必須答應爺爺,喜歡也得有尊嚴,不能沒有自尊的去乞求一段感情,那樣只會讓自己難堪痛苦,不會有任何幸??裳??!?/p>

“放心吧,爺爺,如果我試探出慕唯丞對我沒興趣,我會立即回來的,絕不拖泥帶水?!绷枧⒓瓷斐鍪謥肀WC。

“太年輕了,總是要經歷一些事情才會長大,爺爺成,去吧?!崩蠣斪舆@一關,算是通過了。

雙馬尾辮美女戶外森系寫真笑容甜美

凌暖暖笑了起來,有家人的支持和關心,就是她對抗世界的勇氣,真好啊,她希望以后不管自己遇到什么事情,都有家人在背后給她依靠,那樣,她就無懼任何風雨了。

凌暖暖在晚飯的時候,拿出她的三寸不爛之舌,在凌父凌母面前游說了一晚上,終于讓兩個人點了頭,準許她休學三個月,出去鍛練。

老爺子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插話的,說他正好有個合適的去處,可以讓凌暖暖好好鍛練一番。

凌父凌母當然是信任老爺子的,他人脈廣,關系硬,而且,他最疼這個孫女了,他安排的去處,肯定不會太差的。

這件事情,就這樣敲定了。

凌暖暖都不敢置信。

第二天,凌墨鋒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凌暖暖看到大哥的來電,她一臉嫌棄的表情。

“肯定又要來阻止我了,哼,不接?!绷枧诖蟾绲拿媲?,是個任性的小孩子。

但凌墨鋒第二個電話又打過來了。

“好吵??!”凌暖暖捂住了耳朵,不過,她最后還是決定接了大哥的電話。

反正大哥這一關,遲早要過的。

“喂,哥,怎么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啦?”凌暖暖立即笑瞇瞇的說道。

“剛才媽給我打電話,說要休學去鍛練,怎么回事?”凌墨鋒十分關心這件事情。

“也沒什么大事了,就是覺的在溫室里待太久了,都沒辦法跟這個社會接軌,想出去見見世面,想吃點苦,哥,別擔心我啦,我沒想的那么嬌貴?!绷枧⒓窗参渴降男ζ饋?。

“要怎么鍛練?”凌墨鋒皺了眉頭。

“爺爺說讓我去比較偏遠的地方做支教,哥,就放心啦,爺爺一切都安排好了的?!绷枧⑿χf道,希望大哥真的能夠放心她。

凌墨鋒神色一變,嚴肅了起來:“去做支教?在哪個地方?有多遠,爺爺怎么會給安排這種事情?”

“哥,是擔心我吃不了這份苦嗎?”凌暖暖沒想到大哥反映這么大,她有些心虛的問。

“不是,我是怕有危險,爺爺年紀大了,這件事情,就由我來安排吧,我給找個好一點的地方,讓鍛練……”

“不不不,不勞煩大哥了,這件事情,我跟爺爺都商量好了的?!绷枧牭酱蟾缫獛兔?,直接嚇了一跳,可別壞了她的好事啊。

凌老爺子已經幫她聯系了他以前的一位老故友,他以前也是基地的領導,后來找了一位本地姑娘結婚了,就在那邊安定了下來,這次凌暖暖過去,就是住在對方的家里,離基地并不遠,開車只有半個小時的路程,旁邊有一所小學,這次有捐款活動,凌暖暖正好可以借這次義工的身份過去,再到那邊待三個月,雖然她大學沒畢業,但教小孩子唱歌跳舞認字還是可以辦到的,而且,她這次過去,也會資助一些東西。

“跟爺爺在搞什么名堂?”凌墨鋒始終覺的妹妹有事瞞著他,而且還是大事。

“哥,說什么呢,可以懷疑我,但不能懷疑爺爺,爺爺對我是用心良苦的,好了,不跟說了,我現在有點忙?!绷枧f完,直接掛了電話。

凌墨鋒看著被掛的手機,氣嘆了一聲:“這個小丫頭,到底想干什么?”凌墨鋒只好又給爺爺打了一通電話,老爺子的說詞,跟凌暖暖的基本一致,凌墨鋒忍不住懷疑自己了,難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凌暖暖已經去學校辦理休學手續了,下午,她就跟老爺子一起出去購買了一批小孩子的禮物和捐贈品,老爺子也為他的老舊友送了幾份真摯的禮品。

“爺爺,那我明天就跟著這次慈善隊伍過去了,時間有點急,但我真的很開心,爺爺,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等我回來哦?!绷枧焓滞熳×死蠣斪拥氖直?,關切的叮囑他。

“我當然會照顧好自己,我擔心的是,到了那邊,有事就打電話,我那位老朋友有兩個孫子孫女,聽說孫子就在基地任職,這次過去,他會過來接,見到慕唯丞,就好好跟人家相處,如果對方真的對沒什么意思,差不多就回來,不要死纏爛打,丟了我們凌家人的臉?!崩蠣斪右彩鞘植环判?,一遍一遍叮囑她。

“知道了,肯定不丟凌家人的臉的?!绷枧⒓葱ζ饋?,她有信心。

當天晚上,凌墨鋒就帶著藍言?;亓杓襾沓酝盹埩?,藍言希聽到凌暖暖突然決定要去偏遠地區任教,她有些驚訝。

吃過晚飯后,凌暖暖就拽著藍言希上樓去了。

“嫂子,一定要替我保密呀,不能讓我哥知道,至少,現在不能?!绷枧荒槕┣蟮耐{言希。

藍言希輕笑起來:“放心吧,我當然不會告訴他的,只是,這一次應該是為了他吧?!?/p>

“嗯,就是為他去的?!绷枧荒樞邼狞c點頭。

“那我祝好運,勝利拿下他的真心?!彼{言希笑著打趣道。

“謝謝,嫂子,大哥就交給照看啦,如果他懷疑什么,先幫我頂著,等我回來了,我一定好發感激?!绷枧嘈?,嫂子的話,大哥一定聽的,讓嫂子替自己當掩護,一定是最正確的選擇。

“為什么不能讓他知道???怕他反對?”藍言??扌Σ坏?。

“不是,慕唯丞是他從小到大的至交,突然轉變角色,我怕他心臟承受不了?!绷枧圻晷ζ饋?。

白默也很想幫助林雪落。但不會建立在有可能會連累到袁朵朵那個傻不甜的基礎之上。

在白默看來,袁朵朵要比林雪落更值得他同情和憐憫。

好吧,還有心底那點兒絲絲縷縷的心疼和不舍!

白默揮手示意律師先行離開,然后一聲不吭的朝里間的病房走去。二話沒說,拖拽著袁朵朵的手腕,就氣勢洶洶的朝門外走去。

“白默,你干什么???我想再陪雪落一會兒!”

白默跟河屯的對話,雪落跟袁朵朵或多或少都聽到了一些。

雪落按壓住火氣直竄的袁朵朵,想讓兒子林諾出去解圍時,白默已經自行闖了進來;二話沒說就拖拽著袁朵朵朝門外走。

“朵朵,你還是先回去吧。等我出院了,就去看你?!?/p>

雪落催促著袁朵朵跟著白默一起離開。她擔心河屯的不近人情,會連累到懷著雙胞胎的袁朵朵。

袁朵朵肚子里的雙生子可是白家的血脈,白老爺子寶貝得緊!

不知為何,每當白默野蠻的拖拽著她的手朝前橫沖直撞似的走,袁朵朵都不會感到恐慌或是排斥。反而有種特別溫馨的安感:任由這個男人拽著她滿世界的跑!

袁朵朵變得相當的溫順,緊跟著白默的大長腿疾步走出了醫院。

長發美女蕾絲白裙丁香花下玩耍嬉戲寫真圖片

好在袁朵朵體質相當的過硬,才不至于走這么快而累到氣喘吁吁。

大吁吁沒有,小吁吁還是難免的。

畢竟袁朵朵已經有七個月的身孕了。光看著那肚子就覺著大得可怕!她只能一手環托著自己的肚子跟緊著白默。

“走這么快,累著你了吧?”

終于,白默還是后知后覺的停下了自己的步子轉身過來,害得袁朵朵直接撞進了他的懷里。

好在袁朵朵反應還算敏捷,及時的止住了步伐。

剛想從白默的懷里撤離自己笨重的身體,卻被白默用雙臂環住了她的腰。

她一僵。小臉頓時差得俏麗。

“袁朵朵,孩子跟我姓白……好不好?”

白默突然提出了如此的要求;到讓袁朵朵為之一怔。

“姓……姓白?”

袁朵朵問得詫異??蓛刃膮s一片溫暖。

“如果你不同意:那就一個姓白,一個姓袁好了!”

白默有些強勢的意味兒。

袁朵朵默了。內心感動得不知道從何答起。

她真的好希望自己的兩個寶寶能冠上白家的姓!那樣它們才能成為白家真正意義上的子嗣。

見袁朵朵默著,以為她不答應,白默似乎有些惱火起來。

“袁朵朵,你別太自私好嗎?我都沒嫌棄的娶了你,讓一個孩子跟我姓白怎么了?”

好好說話不行么?白默非得把話說得這么尖銳刺耳。

“不好吧……”

袁朵朵喃了一聲。

“有什么不好的?!袁朵朵,我它媽真是腦子壞掉了才會娶你!”

白默怒意的一拳砸在了引擎蓋上。

“你后悔了?”

袁朵朵心間一疼。

“你連孩子都不肯跟我姓白?你說我圖你什么?袁朵朵,你真它媽的自私!”

白默吼聲吼氣的。一張白凈的俊臉,看起來有些扭曲。

“我只是覺得……”

“覺得什么?覺得本公子配不上你還是怎么著?”

“我只是覺得就一個孩子姓白不好……我想讓兩個孩子都姓白!它們是雙胞胎,名字也應該雙雙親近著才好聽!”

袁朵朵賞了白默一個燦爛明媚的笑臉。

白默先是微微一怔,“這才差不多!”然后好看的眉宇才跟著舒展了開來。

冷不丁的,白默快速的在袁朵朵微顯帶肉的唇上響啄了一口,“本公子賞你一個吻!你也別太驕傲!”

這禍害……還真能制造讓人臉紅心跳的驚喜!

“鑒于你這么乖,我帶你出去吃頓好的吧!”

舒心后的白默,看起來還是蠻可愛的。尤其是在順著他的心意之后!

“爺爺一個人在家呢?!?/p>

亚洲无码视频网址,黑人大战欧美肥妞,免费一级黃色录像影片,国产精品女主播自在线拍,欧美精品日韩精品国产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