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fpnd1"><var id="fpnd1"><i id="fpnd1"></i></var></listing>
<listing id="fpnd1"><cite id="fpnd1"></cite></listing>
<thead id="fpnd1"><cite id="fpnd1"><dl id="fpnd1"></dl></cite></thead>
<listing id="fpnd1"></listing>
<listing id="fpnd1"></listing>
<progress id="fpnd1"><var id="fpnd1"></var></progress>
<progress id="fpnd1"><var id="fpnd1"></var></progress>

草莓小说appvip

星期三, 11月 17, 2021

回到gk風投時,總裁特助nina已經抱著一堆的重要文案等在了總辦里。

“封總,您這是要去哪里散心度假呢?”

將文件放下之后,nina迎了上前,伺候著封行朗將羊絨外衣脫了下來,并垂掛好。

“去給河屯當階下囚!”

面對nina的詢問,封行朗直言不諱。沒有隱瞞,亦沒有遮遮掩掩的搪塞她。

nina著實一怔,整個人也隨之肅然了起來。

“封總,您這是開玩笑的呢?還是深思熟慮后的?”

nina跟了封行朗快十年時間了,相對來說,她要比其他人更加的了解自己的boss。

“就當是一句玩笑話來聽吧!”

封行朗詼諧著口吻,懶散的坐進了大班椅內,卻在靜頓了幾秒鐘后,又強打精神開始辦公。

這堆投資項目和投資方案,都是nina盡挑細選之后的。一個睿智的boss都是擅于用人的好手。

封行朗跟nina一直辦公到凌晨。他將近半年的投資項目都跟nina清理了一遍。

唯美映畫:尺度不是問題

“封總,您這是要長旅呢?還是短游呢?”

nina偎依了過來,用她那雙碩大的細軟貼在封行朗的后背上。

封行朗不可能感覺不到。但這樣的親昵,卻讓人提不起一絲的興趣;封行朗只覺得自己的后背上貼了兩塊肉。

想想nina跟自己一樣都擁有著那么一跟,封行朗對nina也就從不會帶上任何的情感。

其實他們只是單純得比白開水還要單純的主仆關系,或是老板與員工的關系。

“運氣好呢,就是短游;要是運氣不好呢,那就成長旅,或是永別了!”

封行朗冷幽默著口吻,不經意間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后背,微微蹙眉:

“硅膠這東西,也會長大的?”他問。并不帶匪氣。

“討厭!人家這是真材實料!”

nina嬌喃一聲后,開始給封行朗做著頭部的放松安摩。

放松后的封行朗,過了困乏倦意之后,便更加的求知心切。

“說雌雄同體……自己會不會讓自己懷孕呢?”

雖說葉時年扒這nina一回,封行朗也順帶的瞄了那么一眼兩眼,也沒覺得有什么特別不同之外。

“討厭!人家不來大姨媽的!”

nina在封行朗的后頸上加重力道重捏了一把,嬌滴滴的聲音,似乎能俘化男人的心。

可惜卻俘化不了封行朗。

這樣的身體,并不是nina想要的!既然攤上了,她也沒辦法回到她媽肚子里回爐重造。

nina十分的潔身自好,而且相當的要強;她的生活圈子很小,每天幾乎都圍繞著gk風投忙碌。

好在封行朗并沒有嫌棄她,而是任人唯賢的重用了她。這讓nina很感激。免于她淪落到要靠自己的身世吸人眼球去嫌錢養活自己的地步。

所以nina工作起來很賣力。gk風投除了封行朗,還有葉時年那個掛牌二把手,她才是真正實權在手的二號人物。

“nina,如果我回不來了,gk風投就……”

還沒等封行朗把話說完,nina便用手捂住了封行朗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我會等的!即便追下十八層地獄,我也只會替封行朗打工!”

知遇之恩無以為報,nina擁抱住了封行朗。久久的沒有開口說話。

他們的擁抱,是純友情的,不帶一絲的男女銫彩,男男銫彩。

******

翌日,封行朗開了個中層干部會議,交待了近半年來的部署,以及人是安排之后,他便離開了gk風投。

半個小時后,封行朗出現在了警察局。

對于像封行朗這樣的申城大鱷,至少簡大隊長這樣級別的人物才能伺候。

“封二少,是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

看到一臉肅然的封行朗,簡大隊陣陣的頭皮發麻。不但腿發軟,連嘴巴都跟著不好使了起來。

“我是來報案的!”

封行朗連客套的話都懶得說,竟然開門見山的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報案?歡迎歡迎……”

似乎這么說,覺得挺不妥貼的,簡大隊連忙開口道,“二爺,您打個電話,或是交待手下來一趟就成……哪用得著您親自勞駕呢?”

簡大隊已經是一頭的薄汗。他有預感:這封行朗親自來警察局,鐵定沒什么好事兒。除了發難,還是發難。

“河屯軟禁了我老婆和孩子!”

對于簡大隊迂回的客套,封行朗直接無視。

此言一出,簡大隊長的臉龐瞬間黯然并愁苦了起來:這封二爺怎么又唱這出???

“封二爺,您是知道的:這河屯手里握著您親兒子的合法收養證呢!還有封夫人,也是心甘情愿跟河屯住在同一個屋檐之下的……這……這實在是構不成軟禁一說啊?!?/p>

“再說了,上回我們不是已經去過了淺水灣嗎,封夫人她根本就沒有表現出任何要反抗河屯的意思……我們也挺為難的?!?/p>

簡大隊苦著一張臉說了一籮筐。這河屯和封行朗,他是誰都得罪不起。

得罪了封行朗,他也別指望在申城混飯吃了;可得罪了河屯,那是會上升到政治層面的。

“們這些吃皇糧的東西,就是這么為我們納稅人服務的?”

封行朗嗤之一聲。他早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封二爺,您消消氣……我覺得您還是先跟您夫人和公子好好的溝通溝通;要是她們能主動的控告河屯了,我們才能出師有名!不是么?”

即便是占理的簡大隊,也是一副低姿態的模樣。

這一說,著實說到了封行朗的疼處:因為他親眼看到自己的妻兒選擇了河屯!

莫過于此的哀傷!

所以,封行朗才會想出此招:去做河屯的階下囚!

他不相信女人對他無情,更不相信兒子對他無義。

“那我報警:封行朗被河屯軟禁了!這種可以了吧?給我備案吧!”

封行朗冷冽一聲。完沒有要跟簡大隊開玩笑的意思。

簡大隊面容僵硬了一下,苦笑道:“二爺,您這是要跟我開玩笑嗎?您好好的在我面前坐著呢?!?/p>

其實簡大隊沒好意思說:您這報假警,可是要吃官司的。

“今晚8點,我就會成為河屯的階下囚!到時候歡迎簡大隊這個人民的公仆能去淺水灣解救封某!”

封行朗緩緩站起身來,“十天后,我們見。我脾氣不好,千萬別讓我等太久!”

亚洲无码视频网址,黑人大战欧美肥妞,免费一级黃色录像影片,国产精品女主播自在线拍,欧美精品日韩精品国产精品